中新社联合国11月20日电 当地时间11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非洲和平与安全:加强非洲维和行动”公开辩论会。此次会议由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国中国倡议举行,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主持会议。

  马朝旭在会上发言时说,中国倡议举行本次非洲维和行动公开辩论会,旨在推动国际社会加大对非洲和平安全事业的关注和投入,切实帮助非盟和非洲国家加强和平与安全能力建设。他就此提出四点主张。

  第一,要加强联合国在非洲维护和平的努力。非洲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重点。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应坚持《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坚持“当事方同意、中立、非自卫或履行授权不使用武力”的维和行动基本原则,尊重当事国主权。安理会和秘书处应综合考虑当事国实际需求、安全环境和任务目标等各方面因素,有针对性地规划维和特派团授权,调整各阶段优先任务和工作重点。秘书处应采取切实措施,加大投入,改进在非维和行动指挥体系,提升特派团履职效率,加强维和人员安全,提升安全威胁预警能力,并提供充足的后勤保障。

  第二,要深化联合国同非盟的维和伙伴关系。安理会同非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联合国秘书处同非盟委员会之间应进一步加强沟通协调。中方坚定支持非洲国家通过非洲方式自主解决非洲问题,在处理非洲事务上发挥主导作用。

  第三,要加强联合国维和行动同非洲自主和平进程及和平行动的配合。中方支持联合国为非盟自主和平行动提供可持续、可预测的财政支持,帮助非盟提高自主和平行动任务规划、资金筹措、任务维持和管理能力,协助非盟加快常备军、快速反应部队和早期预警机制建设,并深化军事技术领域合作,扩大军事培训规模。

  第四,要帮助非洲出兵国加强维和能力建设。当前,联合国维和行动前20位主要出兵国中,半数以上是非洲国家。要通过改革加强维和行动有效性。国际社会应通过双边和多边合作,根据非洲国家自身意愿,在培训、装备、资源等方面向其提供帮助。

  马朝旭说,中国始终支持非洲国家和人民追求和平安宁、繁荣发展的努力,积极参与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中方将继续支持非洲加强维和能力建设,早日解决地区热点问题,实现非洲大陆的和平、稳定和发展,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当天,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非盟和平与安全事务委员斯梅尔·谢尔吉以及近6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出席会议并先后发言。(完)

  “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习近平总书记于纷繁时势中洞察历史规律、指明前进方向,再一次把开放合作、共同发展的美好前景展现在世人面前。

  一、历史大势必将浩荡前行

  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是人类社会发展必经之路。经济全球化有利于促进国际分工和世界市场向纵深发展,实现全球资源优化配置,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今天的经济全球化,不是谁想开始就开始、谁想结束就结束的,也不是谁想开倒车就能逆转的。

  15世纪以降,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新航路的开辟,世界主要大陆之间相对隔绝的状态被打破,不同地区的人们相互交往日益紧密。地理大发现开拓了新的市场,引发了商业革命,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资本对利润的追求要求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这又刺激了技术进步,促成了工业革命。19世纪30年代,英国率先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商品的输出和对原材料的需求,迅速将世界市场连结在一起。各国的生产要素在世界市场上得到配置,打破了生产和要素流动的地域界限。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描述的那样,“大工业建立了由美洲的发现所准备好的世界市场”,“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第一轮经济全球化就这样开启了浩浩荡荡的人类历史发展大势,使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更为充分的伸展。

  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科学和技术相结合为特征、以电力为核心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勃兴,催生了电力工业、化学工业等新兴工业部门,培育了汽车、飞机等交通运输工具的制造,电话等新通信手段也开始广泛应用。此时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垄断阶段,资本输出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西方列强对殖民地的争夺进入白热化,到20世纪初,全世界被瓜分完毕。第二轮经济全球化以排山倒海之势推进,将落后国家和地区一片片卷入其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第三次工业革命应运而生。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来,和平与发展逐渐成为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以信息技术、空间技术、原子能、生物工程等为主要标志,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井喷式涌现出来。社会生产力迎来又一轮革命性变革,信息、资本和商品在国际间的流动加快。强劲的第三轮经济全球化浪潮,促进了贸易大繁荣、投资大便利、人员大流动、技术大发展,世界经济稳定增长,惠及世界各国,已成为当今世界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

  中国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搭上经济全球化的快车。1840年,英国国内铁路网建成之年,于中国却是屈辱与伤痛的鸦片战争之时。那个年代,英国将工业品输出到殖民地印度,把印度种植的罂粟做成鸦片走私到中国,再用罪恶的鸦片贸易赚的钱从中国购买茶叶、生丝等产品。此后,在上百年的苦难史中,中华民族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终于从历史车轮的碾压下站了起来,继而向富起来、强起来进发。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抓住了经济全球化蓬勃发展的机遇,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创造了世界瞩目的“中国奇迹”,也为开放型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动力。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来自五大洲的3600多家企业参展,世界500强和行业龙头企业来了200多家,超过40万名的境内外采购商前来“买买买”,累计意向成交578.3亿美元。熠熠生辉的“四叶草”——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展现出一个开放自信的中国,也将参展各国更加紧密联接在一起,为世界带来好运、带来机遇、带来福祉。

  尽管经济全球化带给人类的不都是“糖与蜜”,也有“血与火”,但全球化打通了世界经济的“任督二脉”,把人类社会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关起门来朝天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经济全球化已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大势,它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顺之则昌盛,逆之则衰亡。

  二、善于在纷繁复杂的局势中把握规律

  也曾低吟徘徊,几度高歌猛进,一路奔流不复回的经济全球化大潮,如今进入新旧动能转换、发展较为平缓的航段。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革会催生新的机遇,但变革过程往往充满风险挑战,影响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稳定不确定乃至不利因素凸显。

  一是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带来阵阵寒流。当前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但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可持续发展的动能依然不足,增长新旧动能转换尚未完成,全球经济复苏与增长乏力。国际格局深刻演变,全球治理体系加快变革,但发展失衡未有根本改观,治理滞后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问题越来越突出。特别是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阴魂不散,地缘政治冲突和局部战争此起彼伏,恐怖主义、难民危机、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

  二是经济全球化多年积累的矛盾风险涌动沉沉暗流。最近一轮经济全球化带来了经济大发展,也带来了问题大积累。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增长和分配、资本和劳动、效率和公平的矛盾更加突出,贫富差距、南北差距日益凸显。有西方学者感慨,“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导致财富日益向少数人集中,仅能坐满一辆伦敦双层公共汽车的全世界最富有的85个人,他们所拥有的财富竟然与占地球总人口一半的最贫穷的35亿人所拥有的财富相等”。一些国家还凭借科技、经济优势,在输出资本的同时,不遗余力地输出西方价值理念和制度模式,在各地搞“颜色革命”,以“教师爷”身份鼓动发展中国家搞私有化自由化,有的国家“中招”后陷入政治内乱、经济停滞的泥潭。

  三是一些国家掀起保护主义、单边主义股股逆流。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贡献了全球GDP增量的一半以上、世界商品和服务出口增量的1/3以上。一些发达国家陷入焦虑和恐慌,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把国内问题归咎于外部冲击,实行反全球化的单边主义政策,四处挑起贸易冲突,使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受到冲击。

  经济全球化曾经是人们心目中“阿里巴巴的山洞”,现在又被一些人看作“潘多拉的盒子”。面对纷繁复杂的局势,究竟如何看待经济全球化中的矛盾和问题,穿透迷雾,把握规律和大势?

  必须看到,事物总是作为矛盾统一体而存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鲜花与荆棘同在。一方面,经济全球化演化到现在,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新的国际分工体系,已形成紧密联系的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将各个国家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活动联结在一起,国际合作关系更为深入,全球经济也越来越成为真正的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无论经历什么样的迂回曲折,它终究会按照自己的规律向前发展。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搞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不符合历史潮流。自我封闭只会失去世界,最终也会失去自己。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

  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和所有事物的发展一样,也有一个不断完善的客观历史过程。经济全球化的形成和资本主义的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在资本的推动下社会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张,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也必然扩展到世界范围。在这一过程中被卷入全球化的许多国家烙印着被侵略、殖民、控制、不公平贸易等惨痛而深刻的历史记忆。这样一种经济全球化,不仅带有枪炮开道、实行经济掠夺的“原罪”,还促使生产社会性与资本积聚集中的矛盾更加尖锐,扩大了发展不平衡的社会鸿沟。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就是要解决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不公正不合理问题,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经济全球化更多地释放正面效应,进入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的新阶段。

  世界那么大,变化那么快,风险那么多,越是面临全球性的挑战,越需要合作应对。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莫尔兹比港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的主旨演讲中鲜明指出,问题本身并不可怕,关键是采取正确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走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老路,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加剧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在问题面前,各国应当在开放合作中积极寻求更多发展机遇、更大发展空间,积极寻求如何更好推进全球化、如何让全球化真正造福全球。当前经济全球化的发展遭遇寒流、暗流、逆流,但改变不了主流。中国举办进博会恰似一泓清流,以实际行动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经济全球化,彰显了中国主张、中国贡献。

  三、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是一条死胡同,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人间正道。

  犹记得2017年初,就在一系列“黑天鹅”事件使世界风向发生转变,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不少人发出“世界怎么了”的疑问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鲜明指出,不能一遇到风浪就退回到港湾中去,那是永远不能到达彼岸的,“我们要坚定不移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在开放中分享机会和利益、实现互利共赢”。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各种国际场合一再阐明,中国的立场没有变:坚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反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方向发展。在首届进口博览会主旨演讲中,他进一步强调,人类社会要持续进步,各国就应该坚持要开放不要封闭,要合作不要对抗,要共赢不要独占。

  中国倡导的是通往互利共赢的开放合作之道。一体化的世界就在那儿,谁拒绝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会拒绝他。一部国际经贸发展史,深刻验证了“相通则共进,相闭则各退”的规律。中国坚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丰富的产品、充沛的资本、宝贵的合作机会,始终是全球共同开放的重要推动者。13亿多人口的中国主动扩大进口,预计未来15年,进口商品和服务将分别超过30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在进博会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还宣布了激发进口潜力、持续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推动多边和双边合作深入发展等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这些充分说明,中国敞开怀抱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面向世界、促进共同发展的长远考量。

  中国倡导的是通往活力增长的创新变革之道。世界经济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增长动力不足。如今,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时代浪潮奔腾而至,如果我们不应变、不求变,将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个时代。中国深深懂得“创新是第一动力”的道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正是在创新变革中闯出了一条成功发展道路,以技术创新为动力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加快构建开放型、创新型经济发展体制,为世界经济注入强劲的动能。现在中国正在大力建设“数字中国”,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收获一批创新成果,分享经济、网络零售、移动支付等新技术新业态不断涌现,深刻改变了老百姓生活。目前,中国已进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2018年创新指数前20名,创新成为中国高质量发展的主驱动力。放眼未来,中国敏锐洞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机遇,积极寻求与各国加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等前沿领域合作,共同打造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努力突破世界经济增长和发展的瓶颈。

  中国倡导的是通往平衡普惠的公平包容之道。发展的目的是造福人民,让所有国家的人民都过上好日子,才是最大的公平。那种少数国家独占经济霸权的全球化,精英受益而平民遭殃的全球化,跨国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却留下贫弱污染伤疤的经济全球化,越来越遭到人们的唾弃和反对。前几年,欧美、亚洲、拉美等地区此起彼伏的反全球化浪潮,以及美国“占领华尔街”、法国“黑夜站立”等社会运动,发出反思经济全球化的呼声。中国始终坚持多边主义,呼吁变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主张让经济全球化的正面效应更多释放出来,让发展更加平衡、机会更加均等,让各国人民共享经济全球化和世界经济增长成果。中国欢迎其他国家把握新时代中国发展机遇,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本届进口博览会期间,中方特意邀请35个最不发达国家的企业参展,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赞比亚的蜂蜜、冈比亚的民族服装服饰、南苏丹的手工艺品等,以其独具特色的风格赢得了众多关注。

  乘历史大势而上,走人间正道致远。中国倡导推动的经济全球化,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领下的全球化,是人类携手走向美好未来的光明大道。

  再过一百年,当人们评述今天的时候,一定会如是说:那时的中国把握住了历史的趋势,摸清了发展的规律,走稳了人间的正道。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影视寒冬的说法甚嚣尘上,昨天举行的2019北京卫视重点资源招商会却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现场最后公布广告签约高达20.3亿元。

  此次招商现场不仅有王凯、蔡徐坤、周冬雨、刘涛、陈宝国、何冰、王鸥、蒋欣、李乃文、易烊千玺等明星,业内知名编剧高满堂,导演李少红、刘家成也悉数到场。BTV春晚导演携手蔡徐坤送上了春晚精彩预告,导演李少红、主演刘涛现场首次发布《大宋宫词》定装海报,新生代艺人易烊千玺也带来了《艳势番之新青年》首发片花。

  2019年北京卫视在影视方面“上新”剧目种类多样,将有王凯、杨烁主演的《大江大河》,周冬雨主演的《幕后之王》,李少红导演、刘涛主演的《大宋宫词》,高满堂编剧、陈宝国主演的《老中医》,刘家成导演、何冰与王鸥主演的《芝麻胡同》,靳东、蒋欣主演的《如果岁月可回头》,易烊千玺主演的《艳势番之新青年》,以及赵宝刚导演、郑爽主演的《青春斗》,文章、闫妮主演的《一步登天》等。综艺方面,经典节目《跨界喜剧王》和《跨界歌王》将加入全新创意,新综艺《老师请回答》《亲爱的丈母娘》《我的2058》《第一次来北京》等也将新鲜亮相。

  《老中医》编剧高满堂说:“我一直是不看收视率的,但是今年我注重收视,我看到北京卫视蒸蒸日上,它的戏接地气,接人气。北京卫视的电视剧我愿意看,也愿意把好剧送给北京卫视。”据介绍,2018年,北京卫视凭借高精尖的品质内容收获了观众的青睐,根据央视索福瑞提供的数据,北京卫视收视率取得了历史性突破,位列全国35城和52城双网收视率第一。

  中国竹笛乐团《上善若水》音乐会将登台国家大剧院  

  2018年12月12日,一台由著名竹笛演奏家、教育家张维良领衔中国竹笛乐团的“《中国故事之一: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将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独特的乐队乐器配置,当下国际语言专门为竹笛量身打造的作品以及国际团队创作的与音乐完美贴合相得益彰甚至成为音乐语言一部分的多媒体视觉,是张维良中国竹笛乐团近年来越来越收到海内外观众尤其是音乐界同行关注和喜爱的“制胜法宝”。

  “《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由国家大剧院与中国竹笛乐团、欧艺视界(北京)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音乐会演奏的所有曲目均为原创,乐团委约包括张维良、杨青、高平、崔权、梁雷[美]、乔伊·霍夫曼[美]等多位中外知名作曲家对本次音乐会曲目进行“量身打造”。乐团艺术总监张维良表示,“中国竹笛乐团成立于2012年,至今每年都会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一场原创作品音乐会,今年将展开以中国传统文化‘五行’为题,用音乐表现的手段进行诠释。推出本次音乐会,就是其中之一。以全部委约新作品的方式,结合当今一流作曲家进行创作,不论对作曲家和演奏家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同时也是对中国民族器乐——竹笛表现的多样性的又一新的探索。”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就《上善若水》音乐会采访了张维良。

  水是一个文化的概念

  北京晨报:为什么要选择“水”作音乐会的主题?

  张维良:这场音乐会,我的想法是以中国传统题材五行为主题。今年开始做中国故事,应该叫《中国故事一:上善若水》。我打算从水开始来做。水的概念,像我们的古文里所讲的,它不仅是停留在水的方面,这个概念很多是延伸出去的,演化出很多种解读。所以,我想围绕这个核心,以这个中国传统的题材,让作曲家充分地去想象。

  北京晨报:竹笛极具个性化,单一乐器组成的乐团如何来达到和谐?

  张维良:这次是十支竹笛担任十个声部。这也是我们经过实验确定下来的。因为中国乐器是有这个问题的,假如说一个声部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音肯定不准,声音还不统一。这两个人不统一再加上这个声部和另一个声部的两个人还不统一,那就会将缺点无限地放大,这是不可想象的混乱。虽然这也可以解决,但这种训练就更复杂。

  事实上,通过实验下来,我们现在有的曲子是10个人,有的曲子8个人,跟原来的20个人对比,非但没有损失,效果还更好。像我们请的美国作曲家霍夫曼,他写过20支笛子的曲子。虽然是20支笛子,但他写的是20个声部。我是从这里得出的经验。霍夫曼很喜欢中国乐器,老在研究琢磨这东西。20个声部至少是八度,不可能同度,所以他变成20个声部,一个和声出来就威力巨大,而且音乐的张力真是不可想象。这次是以笛子作为主体,又融入了古筝、琵琶、二胡和打击乐,再加上有的曲子还有一个声乐唱的,等于说十七八个人。使它实际上在表现上、整体的和声和整体的音响折射反射出来,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

  北京晨报:你对于听觉有自己的见解和要求吗?

  张维良:我觉得现在要尽可能地使用各种形式,通过创作来寻找到中国乐器的新的表现力,让它确实从听觉上让老百姓听的爽、听的舒服,要完全客观地表现这个民族的音乐,就不能带有感情色彩。我们现在观众去听《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听的是什么?带有情感的、来怀旧的,老人们是来过瘾来的。如果我们职业音乐就仅停留在那过瘾,然后来怀旧来的,那我们太悲惨了!我们应该担当起来的是去推动它、去发展它,甚至说去融入国际,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国际听觉并不是以西方为主导,是世界的都可以融进去。

  北京晨报:其实比咱们融到世界里边的各个国家的不同风格的音乐要早很多吧?

  张维良:没错。你比如说《春江花月夜》、《花好月圆》、《步步高》等,这一类的基本上是齐奏。那是江南丝竹、潮州音乐的方式来演奏,这是民间和传统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今天,如果仅仅只有这样一种形式,拿到国际上去,那么我们只能说是,“地球上还有这样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可以从史学的角度,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研究东方,我觉得有意义。”但我觉得,今天当代音乐的创作,应该从中取其他的这种特色。中国人的音乐中的拐弯、装饰,甚至音色的特别之处。再通过作曲家的编创,采用这些元素成为当代人们听觉能接受的音乐。另外,我们不要一提起西方像触电一样,西方这两三百年,伴随着工业革命,通过乐器制造,形成了西洋管弦乐队为格局的一个发展路数。所以它的音响是追求协和的,从它古典的室内乐开始,它就必须协和。

  研究“他”文化将使自己无比强大

  北京晨报:你对中西乐器的发展历史也很有研究吗?

  张维良:正是因为有所研究并且做了科学的中西乐器对比,所以认识到研究“他”文化对于中国民族音乐的重要性。这种探索是不可估量的,这种对“他”文化的探索将会使你也进入“他”文化中。而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中国文化会因为关注研究“他”文化而变得很强大,甚至是真正的强盛。当然它的难点在于你先要吃透中国传统文化。

  那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我们搞民乐的,就是来自传统呀!老师手把手教的。但到了今天,我们进入传统很难,走出传统更难。我现在做的是“走出去”,因为我的血液里都是传统。因为你的音色,你的乐器构制,你出来整个音乐情感和你的语言,人家一听根本不是西方的。但是他们喜欢听实实在在来自东方的音乐,那我们就成功了!所以,我们不能用狭隘的思维去思考,那样的话,我们中国器乐是没有未来的,没有出路的。

  中国民乐需要“标准化”训练

  北京晨报:中国民族乐器的出路在哪儿?

  张维良:我们从事的是民乐演奏,应该有新的训练要求了,就是要“标准化”。有了标准再让你自由在里头玩你的中国音乐。什么叫标准?比如音准,你既然三个人在一起演奏那就要准。因为它会形成一个合力、和声。首先律学、声学方面,你要有基本原理去指导的训练。还有节奏和音色的考究,音色不考究各种音色奇奇怪怪的。因为我们的乐器基本上没有经历过工业革命和科学的改造过、进步过。所以我们的乐器实际上是十分的落后。那么在这种前提下,我们的演奏员就更艰难了。乐队要“标准化”训练,作品要适合你中国乐器演奏的。

  经过我们五六年的实践,效果是很明显的。我们与英国爱乐、伦敦爱乐合作,像他们团长大卫·威尔顿,他就说“我听了一辈子中国音乐没听懂,感觉特别复杂,中国音乐太古老了”。但他听了我们竹笛乐团在英国皇家音乐厅演出,一千多人全场爆满,全是英国人来看,演完还被请求返场好几首。他说“今天你们的音乐会我们都听懂了!”如果你要需要到世界范围去讲你的故事,人家就听不懂了。我们用文字表述来举例子,就像你要讲一个古老的中国文化、故事给外国人听,你不能用一口中文讲,去描绘我们两千年来的历史有多么精彩,人家是听不懂的。你至少要用英文的方式来讲。如果英文我们表达不准确,用法语代替也可以,至少要国际化,人家才能听懂。

  那我们怎么传播我们中国的文化呢?我认为我们如果要通过音乐的语言让国际上都能听得懂,那我们的音乐就要“说”国际“语言”。那么什么叫音乐国际的“语言”?就是我们的演奏的手法和办法,包括编创都应该有这个理念思维去思考,我们就不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了,我们的音乐就是一个强大包容自信的民族的一种呈现。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机长张涵予”陪英雄机组重返蓝天

  本报讯(记者李俐)今年5月,被称为“民航史奇迹”的川航备降事件引发全球关注。11月16日,由四川航空“中国民航英雄机组”执飞的川航3U8883成都至北京的航班顺利飞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这标志着英雄机组的身体状况以及技术状态已经完全恢复,正式重返蓝天。令人惊喜的是,电影《中国机长》导演刘伟强、监制李锦文、主演张涵予和袁泉也乘坐这趟航班,与“中国民航英雄机长”刘传健、“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全员共同见证了这个特殊时刻。

  电影《中国机长》改编自川航英雄机长刘传健的真实经历。今年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途中挡风玻璃脱落,经机长刘传健等机组人员的妥善处置和及时到位的空地密切配合,确保了机上128名人员的安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次半小时返航备降的难度堪称“世界级”,是全球民航史上的奇迹。因在此次事故中的出色操作,机长刘传健被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长”称号,机组全体成员被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组”的荣誉。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表示,“当时看到新闻非常震撼,他们就是中国当代的英雄,同时也是大家身边的普通人,但正是他们创造了这个奇迹,挽救了这么多生命,让世界为之赞叹!”导演刘伟强也表示机长刘传健的传奇经历让自己深受触动,“128个人的生死全维系在他身上,这惊心动魄的半小时应该搬上大银幕,让所有人都了解中国人有多了不起!”

  《中国机长》是张涵予和博纳影业集团合作的第四部主旋律大片,此前合作的《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票房口碑皆双丰收,张涵予塑造的杨子荣、缉毒警察、中国海军舰长这三位银幕英雄形象也深入人心,广受好评。此次张涵予在电影中饰演机长,硬汉形象与英雄机长极为贴合,网友也纷纷称“这就是我心中的机长!”川航复飞活动结束后,张涵予还特地在微博发布合影,祝贺英雄机组复飞成功,“和他们在一起工作了一天,受益良多!向英雄们致敬!”

  电影《中国机长》是刘伟强导演继《建军大业》后与博纳影业集团联手打造的又一展现大国故事、大国情怀的重磅巨制。据了解,除了张涵予和袁泉外,青年演员欧豪和刚刚斩获金鸡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杜江也确认加盟本片,分别饰演副驾驶和第二机长的角色。为更好地塑造角色,张涵予、袁泉等主创实地采风,与事件亲历者见面,听英雄机组还原当时情况,并共同见证“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复飞的历史性时刻。

  据悉,电影《中国机长》目前正在紧张筹备,并得到了中国民用航空局及民航各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协助。J203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