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工信部特别公示二十七家车企

  暂停被公示车企新能源产品申报

  本报北京11月8日讯 记者万静 工信部今天对外发布《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一批)》,长安标致雪铁龙、华晨汽车、西虎汽车等27家企业被特别公示。公告称,对于被特别公示的企业,暂停受理其《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申请移出特别公示的企业,需通过《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考核。

  这意味着被“点名”的27家企业需要重新接受工信部39号令的资质审查。在此之前,无法申报新能源汽车新产品。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新能源造车的行列,新能源汽车结构性产能过剩风险加剧,产业出现盲目扩张态势。对生产资质的严管控,有利于梳理新能源汽车整治新能源产业的散乱局面,并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同时,也将倒逼被特别公示的企业加快产品研发与投入。随着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即将出台,新能源汽车资质申请趋严,通过收购“僵尸”企业获取资质也将变得更加困难。

  上述27家企业除了资质被取消的风险之外,企业已经进入免税目录的车型也将被剔除。按照工信部、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三部委联合发布的公告,2017年1月1日及以后列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后12个月内无产量或进口量的车型,将从目录中撤销,不再享受免征车辆购置税的优惠。

  收入增长、消费升级,进口商品需求上升

  【聚焦进口博览会】去年日用消费品进口额猛增五成多

  本报上海11月8日电 (记者北梦原 吴凡 赵航 钱培坚)今天中午,在进博会服装服饰及日用消费品展馆里,一家德国厨具企业展位前围满了人,展台上工作人员正在进行一款锅具的现场演示。“粘不粘锅”“无油烟吗”“明火能不能用”……一连串问题接连从观展人群中抛出,高大上的“四叶草”瞬间多了几分“烟火气”。

  日用消费品展台火爆的观展情景,为在“四叶草”鲜出炉的《中国日用消费品对外贸易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提供了生动的注脚。《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日用消费品进口额2020.5亿美元,同比增长53%。

  从进口商品类型来看,除了珠宝首饰以外,眼镜、玻璃制品、化妆用品、塑料制品、鞋类产品、钟表、家具、箱包、洗涤用品等商品进口普遍增长,且涨幅较大。

  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李文锋副会长表示,日用消费品进口迅速增长,根本原因在于国内经济总体平稳、居民收入持续增长,以及消费升级带来的进口需求上升。

  2017年,我国人均GDP超过8800美元,人均国民收入等指标逐渐向中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居民消费需求增加和消费升级成为经济发展的内在、必然趋势。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36.6万亿元,消费市场绝对规模稳居世界领先地位。在此背景下,日用消费品行业内普遍对中国居民日用品进口需求爆发给予厚望。

  在本届进博会召开之前,商务部专门组织开展了主要消费品供需状况的统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的需求旺盛。进口商品消费占商品消费总额比重达到3成以上的消费者占全部调查对象比例超过20%,化妆品、母婴用品、钟表眼镜、乘用车、珠宝首饰等商品进口需求尤为旺盛。

  为进一步激活市场需求,释放消费潜力,自2015年起,我国先后3次降低消费品进口关税。到去年末,我国消费品进口关税平均税率由17.3%降至7.7%。除了商品关税的降低,2017年以来,我国还实行了包括完善相关财税金融政策、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在内的一系列扩大进口政策措施,对日用消费品进口产生了积极影响。

  “从目前来看,进口日用消费品多是国内产品无法替代的。”李文峰表示,进口品质较好的日用消费品,不仅将有效满足国内的中高端需求,弥补国内消费升级的市场空白,同时也会倒逼国内品牌商、供应商、零售商转型升级,让商家在激烈竞争中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原标题:前狱警告诉你,“狱中猎艳”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 新京报专栏

“狱中猎艳”案再现,不意味着当下的监狱管理体制都不严。但即便是个案,都足以提醒我们,道德教育固然重要,制度落实才是根本。

▲张某被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图片据澎湃新闻

文|安光系

3年前黑龙江省讷河监狱在押犯人狱中猎艳案被曝光,引发轩然大波;如今,同在一省的牡丹江监狱,类似乱象又被曝出。

据新京报报道,2009年,在牡丹江监狱服刑的张钧波,在狱中用手机飞信网络聊天时,结识了离异女士王楠(化名),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张某以减刑需要“疏通关系”为由,骗得王楠向其汇款340余万元(用狱警纪某的银行账户转账),这笔钱被张某在狱中通过买“黑彩”挥霍一空。

东窗事发后,涉事监狱向王楠做出若干补偿。但已被单独禁闭的张某,在2015年又通过手机骗取了王楠几十万元。

两个监狱几乎“跌在同一个坑里”,让很多人将质疑矛头对准了监狱管理问题。

“狱中猎艳”案源于某些制度落实上出现了问题

作为一名前监狱警察,我曾在监狱工作了近10年,对该案中的漏洞,也有挺深的体认。

就罪犯管理而言,很多年前,我所在的监狱就形成了硬性规定:服刑人员必须相互进行监督。罪犯的任何行动,都必须要有三至五人在一起。这三五个人平时是固定在一起,不会分开,相互进行监督。一人如果出了事故而其他人没有报告,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这是监狱通行规则,可在该案中,牡丹江监狱并未真正执行或落实。

值得一说的是,这些年来,我们的监狱管理模式多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根据经验而来,并有延续性。很多规定,都是在过去几十年来发生的血泪事故基础上总结出来的。从这点来看,这名罪犯在长达几年时间里用手机,这所监狱至少在罪犯之间的监督制度落实方面,出了问题。

▲王楠统计的转账金额显示2009年10月30日至2010年1月25日其共被骗270余万元。

其次,我国《监狱法》明确规定,即使罪犯的信件,也都必须进行检查;罪犯接见,也需要进行监听。这些措施的目的,是为了掌握更多的罪犯思想动态和相关信息,防止罪犯因为诸如家庭变故而发生情绪波动而做出脱逃之类的举动来。

当年我在基层工作时,也曾从信件中发现某服刑人员有脱逃迹象,因此及时采取了一些措施,防止脱逃。后来,在我调走一年多后,这名罪犯还是脱逃了。由此可见,掌握罪犯本人的信息,控制其对外的信息交流,对监狱管理者而言是多么重要。

后来,随着现代科技进步,手机一直是被禁止在监内使用的。最近几年,从前同事那里得知,连干警都不允许在监舍内使用手机。罪犯更不可能。所以,在手机不准带入监舍检查的规定的落实上,该监狱也应当是形同虚设。

再次,监狱的正常监控系统也出了问题。最近几年,随着科技的发展,监狱已经有了规模不小的监控中心。有一批专门的工作人员,对生产车间和罪犯生活的地方进行24小时监控。

前年夏天回国,一个还在监狱当警察的同学跟我抱怨,他因为在上班时玩手机,被他所在的监狱监控中心发现,事后被罚了款。

由此可见,整个监狱系统在设施和制度上,都有着极严格的规定和要求。2015年,牡丹江监狱不可能不使用电子监控设备。这起事件里,电子监控的执行环节明显出了问题。制度形同虚设,再好的理念也无济于事。

最后,公开举报系统失效。正常情况下,监狱有着极严格的举报体系。一方面,当地检察院驻监检察室在每一个罪犯的生活所在地,都设有公开举报箱,这些信件,会由检察官直接去取。另一方面,监狱自己也有着单独的举报系统,这些信箱会有上级专门的工作人员定期开箱。罪犯张某长期使用手机,不可能不被发现或举报。这个系统,在这里好像也失灵了。

监狱也不是“法外之地”

“因涉及张某诈骗案,前后共有5名狱警被起诉,其中4人已审理终结,另有部分狱警被内部处分。” 这个信息告诉我们,这次事件,不是某一个干警出了问题,而是一批人都出了问题。

几名干警用自己的账户同时给罪犯转钱,让人震惊。与此同时,也必须反思少数狱警职业素养的欠缺。如何在监狱系统对警察进行教育、监督和管理,仍将是全国司法系统长期探索的一道难题。

▲王楠与牡丹江监狱签订的协议。图/新京报网

当年,从读警察学校开始,学校就开始对我们进行了严格的道德教育。我和班上的同学,多数人也是带着要改造罪犯的理想,进入监狱系统工作。这几十年来,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无不在勤勤恳恳、尽心尽责地守在这个岗位上。

这起事件的发生,并不意味着当下的监狱管理体制不严。我们不能因为出了某一个事情,而去否定多数监狱警察的工作,把监狱想象成一个“法外之地”。

但这起“狱中猎艳”案即便只是极端个案,也足以提醒我们,道德教育固然重要,制度落实才是根本。好制度如果不落实,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如果不落实,类似的事件还有可能再次发生。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刚刚,香港政务司长对“港独”明确表态

据香港政府新闻网,继十间大学校长发表联署声明反对“港独”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声明信息明确、正确,“港独”完全违反《基本法》,绝对没有讨论空间。

张建宗今日出席活动后会见传媒时说,鼓吹“港独”是挑战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底线,不能容忍。他希望校方妥善处理,让事件告一段落,同学也应集中精神讨论其他议题。

他表示,香港人绝对享有言论自由,政府也珍惜并捍卫言论自由,但不希望有人利用言论自由的空间钻空子,鼓动“港独”理念,这是不能容忍和接受的。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